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
937酒泉网

查看: 0|回复: 0

看看:新冠肺炎已全球大流行世卫组织承认了

[复制链接]

2万

主题

2万

帖子

8万

积分

论坛元老

Rank: 8Rank: 8

积分
84722
发表于 3 天前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过去两周,中国境外新冠肺炎确诊病例数增长13倍,受影响国家和地区数量增加两倍。截至时间11日,全球114个国家和地区出现确诊病例,累计超过118万例,死亡4292例,还有数以千计的人在医院里为生存而战。这意味着南京看性病最好的医院是行业的风向标,能够给人们带来很大的自信心。


就在官宣大流行病的这一天,欧盟27个成员国全部出现病例。欧洲理事会主席表示,已准备好采取一切必要手段。

德国确诊数突破1600例。德国约8200万人口中,70%的人,也就是最多5800万人可能被感染。这是已确诊数的37万倍。按照WHO透露的34%病死率计算,预计会有195万人死亡。德国总理默克尔称,(德国)需要明白,新冠肺炎疫情已经进入欧洲。

意大利是目前中国境外疫情最严重的国家,确诊病例超过12万,800多人死亡。

同为重灾区的伊朗,虽然得到WHO支持的4万套病毒检测试剂盒,但辅助呼吸设备仍旧紧缺。

全球范围内,成千上万的航班被取消,各类大型活动或取消或推迟。

谭德塞强调,将新冠肺炎疫情描述为大流行病,不会改变WHO对其威胁的评估。它不会改变WHO正在做的事情,也不会改变各国应该做的遏制和抵抗。

那么,将新冠肺炎称为全球大流行病,究竟意味着什么?美联社提问。

WHO总干事谭德赛在例行新闻发布会上,介绍有关新冠病毒的最新消息。美联社

为何要官宣全球大流行病?

医学界在3月10日《为何世卫组织仍不官宣全球大流行?》(点击回顾)一文指出,WHO此前称新冠肺炎为地区流行病(),即在特定地区、某一人口群体中,超乎预期暴发的疫情。

全球大流行病原是WHO对流感的描述,是指一种新型流感病毒在全球范围内传播,多数人没有免疫力。

此前,WHO将流感分为六级,第一级到第三级是指主要为动物感染病原体,人类感染极少;第四级是可持续的人传人;第五到第六级则为世界范围内的人传人,即大流行。

从概念上讲,大流行更侧重于病毒的影响范围,而非疫情的严重程度和病死率。

2013年后,WHO弃用六级警示,改用四阶段来描述传染病流行,包括流行间歇期()、预警期()、大流行期()以及过渡期()。

直到如今,人们还是惯用大流行这个词,来形容传染病全球性传播。可见,这并非一个严格定义,而是一个模糊的概念。2月底,WHO发言人亚沙雷维奇(TJ)说。

美联社援引谭德赛发言称,WHO描述新冠肺炎疫情为大流行(),是基于疫情特征符合,即疫情已在全球范围内广泛传播。但这并不意味着新冠病毒变得更加致命。

如果一个人不在疫情传播地区,或没有去过疫区,亦或没有接触过确诊患者,那被感染的风险很低。

美联社表示,全球大流行病是一个标签,或能触发各国政府启动防御计划,尽可能采取紧急程序,如更严格的旅行和贸易限制,来保护该国民众。

3月2日,美国纽约时代广场上,戴口罩的人多了。GI

宣布全球大流行,对疾病严重性有影响吗?

许多人并不理解全球大流行的真正含义。但它肯定会引起巨大的社会震动。澳大利亚昆士兰大学病毒学家麦凯(IM)说,多年来,这个词没有得到适当的解释、说明或定义。它一直放在抽屉里,只在情况最坏时被拿出来使用。

WHO紧急情况项目负责人瑞安(MR)对官宣大流行亦持谨慎态度。他表示,使用全球大流行病来形容新冠肺炎疫情,除了促使大家采取更具强硬性、更密集的行动外,不会触发其他事情。它不能阻止感染,亦不能挽救生命。

瑞安强调,一场全球大流行病也可能是轻症大流行,如2009年的H1N1流感大流行。

目前,各国新冠病毒病死率等数据有所差异。但总体上看,相比同为冠状病毒感染的SARS和MERS,新冠肺炎的病死率较低,更多引起轻度或中度症状,大多数患者会在几周内恢复。而危重症主要集中在老人、患有慢性基础疾病者。

各国不要仅仅关注大流行一词,而应该关注预防、准备、公共卫生、政治领导力与民众这五大关键领域的应对措施。谭德塞说。

他说,已有一些国家证明新冠病毒能得到抑制和控制。这可能是有史以来第一个可以得到实际控制的大流行。对于许多正在应对大规模聚集性感染或社区传播的国家来说,挑战不在于它们能否做到这一点,而在于它们有多大意愿这样做。

谭德塞称,自己担心的不是成功的抗疫措施能否被各国沿用,而是那些国家政府是否愿意借鉴。AFP

全球大流行病迫使我们思考一些棘手问题

宣布大流行病,对各国政府、卫生部门、医务工作者和民众而言,都可能面临道德挑战。其核心是,如何快速、安全、公平地响应新冠肺炎疫情。澳大利亚莫纳什大学教授科梅萨罗夫(PK)指出。

比如,如何快速安全地开发新药、研制疫苗。

药物和疫苗研发,存在未知风险。我们必须和时间赛跑,但也要在研发速度和遏制病毒传播之间,找到平衡。科梅萨罗夫说,当我们不得不提升研发速度时,仍要遵守临床试验的伦理道德,并加强监督。我们得想明白,在大流行病现状下,将受试者和患者置于较高的风险下,是否合适。

但美国马萨诸塞州生物技术公司M的首席医学官扎斯卡(TZ)表示,该公司正以破纪录的速度,研发新冠病毒疫苗。我不认为在动物模型中得到求证,是将其用于临床试验的关键前提。早在3月第一周,美国国立卫生院就在招募健康参与者。

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医学伦理学助理教授林奇(HFL)认为这非常糟糕,常规疫苗研发需要5到10年。在常规动物实验之前先做人体试验,这意味着,我们无法如预期那样,将风险降到最低。与研究获益相关的风险,我们是否真的准备好了?

科梅萨罗夫指出加速研究的潜在好处。为了确保临床研究符合道德规范,医学科学界花了数年时间,构建详尽但复杂的临床试验框架。在当前紧急的疫情压力下,我们或许能找到减少官僚主义和繁文缛节的通路,加快决策速度,提高系统响应能力。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